首页 > 动态 > 史海戈沉 正文

最后的日军小野田打游击30年 吃遍热带野味不生病?

原创2020-02-21 13:49:39 0 185

这是一位二战期间的“野外生存奇人”,他在菲律宾小岛上打了30年游击战、也是最后一位正式投降的日本兵,他就是小野田宽郎。

小野田在菲律宾卢邦岛上坚持游击战接近30年时间,给人们的印象也是“吃遍菲律宾小岛上的热带野味而生存下来”。众所周知的是,小野田宽郎在此期间一直保持着健康的身体状态和旺盛的战斗力,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呢?是有特殊技艺还是“天生对各种毒素免疫”?“吃野味30年不生病”,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在菲律宾卢邦岛上搜寻小野田宽郎的日本搜索队员捕获了一只蜥蜴,小野田在岛上的30年间想必早已品尝过这种野味,他是怎么做到不生病的呢?

真相一:专业的野外生存能力

1944年,年仅22岁的小野田宽郎被选拔进入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这所分校是日军以“培养太平洋战场以及本土游击战人员”为目的而建立的。小野田在该校经过三个月谍报、游击战术的专业学习,然后被派遣前往菲律宾前线。作为一名专门遗留在卢邦岛上进行游击作战的军人,他的各种装备一应俱全,无论是军装、鞋袜、水壶,还是雨具、帐篷、餐具,最为重要的是随身拥有多款武器,而且弹药还非常充足,以上都是他能够在野外进行长期生存的基础。

■在校舍前留影的中野学校学员,个个都留着长发,在流行光头短发的日本陆军中显得非常另类,由此也显示出该校作为“间谍战及游击战培训学校”的特别之处。

■1974年3月小野田投降时的随身装备,各类生活用具一应俱全,其中最显眼的物品就是他的99式步枪。

小野田宽郎在中野学校特训期间,系统学习过野外生存的各种技巧,包括对于未来所处战区的有毒动植物的识别和利用,以及对自身的保护都经历过理论和实践的洗礼。加上他随身带有各种装备和武器,地处热带地区的卢邦岛不仅物产丰富也便于隐蔽,因此在衣食住行等问题上均没有遇到太大困难,尤其是吃食方面没有受到严峻的挑战。回归现代社会以后,小野田在晚年还在日本福岛县的山林中开设专门的培训机构“小野田自然塾”,用于向日本小孩传授专业的野外生存技巧。

■小野田宽郎与参加“自然塾”野营活动的孩子们在一起,他在晚年将教授孩子们野外生存技巧作为人生的“最后事业”。

真相二:体格健壮,但曾两次发烧昏迷

出生于1922年的小野田宽郎从小体格壮实,在1942年刚满20岁时接受了征兵检查,结果是甲种合格。为了准备入伍事宜,他特意从田岛洋行辞职回到家乡和歌山锻炼身体,并拥有剑道三段的段位。在1944年登陆菲律宾时小野田时年22岁,体检结果为体重121斤,身高1米63,这样的体格在当时的日本青年当中可谓精壮,也为他后来长期的野外生存做好了铺垫。

■小野田宽郎1944年12月在开赴菲律宾前线之前的照片,作为见习军官还戴着曹长的领章。当时的他年轻体壮,体质在当时的日本青年当中属于上乘。

经过近30年的野外生存时光,小野田在1974年投降时刚好52岁,在过去的30年中身体始终非常健康,几乎没有生过病。体检结果显示其身高为159.8厘米,体重97斤,比1944年时轻了24斤,但血压、心肺等指标与30来岁的年轻人差不多,也没有缺乏维生素的症状。

■1974年2月21日,铃木纪夫为小野田宽郎在卢邦岛上所拍摄的照片,小野田手拿他的99式步枪,并特意展示出左手腕上的伤疤。当时他的血压、心肺等指标与30来岁的年轻人差不多,也没有缺乏维生素的症状。

可见,小野田宽郎的身体素质一直保持得非常之好,但如果真要说他打了30年游击战身体从没得过一次病,这肯定是胡扯,他后来在回忆录中曾自豪地宣称:“在卢邦岛的三十年森林生活中,我几乎没怎么生过病,只发烧昏迷过两次。”这两次发烧昏迷都是拜岛上的毒虫叮咬所致,而不是因为食物的原因。

■1974年3月9日,谷口义美少佐(左)向小野田宽郎少尉(右)宣读投降命令,可见后者背负和携带着大量随身物品。虽然在菲律宾丛林当中生活和战斗了接近30年,但时年52岁的小野田此时的身体状态非常之好,每天能够随身携带着超过40公斤的沉重装备在树林中健步如飞地巡逻侦察。

真相三:野味并非主食

为了执行在卢邦岛上的潜伏任务,小野田宽郎所率领的四人小分队长期以来只能苟且偷生,而且必须保持体力和坚强的意志。在此期间,他们的主要营养来源是牛,此外马、水牛、野猪和山猫,还有体长约1米的大蜥蜴等都是食物,只是有些野味的肉太硬,味道不好。他们专门在雨季捕捉当地人放养的牛,每群牛有5-15头,在傍晚或月夜开始捕猎行动,而且必须一枪毙命,一来为了节约子弹,二来避免敌人听到枪声,把危险性降到最小。动手时他们从下风向慢慢接近到50米内,然后一枪击中牛的心脏,牛倒下后迅速切断它的颈动脉放血,然后解剖,两个人花一个小时时间就能把一头牛肢解完毕,然后将大约200斤肉装进袋子里,连夜转移到远处。

■卢邦岛上的牛群,这种牛体型不大,成体体重一般在400-500斤,每头牛可以提供200斤左右的牛肉。牛肉是小野田等人在岛上最重要的能量来源,其它野味只是辅助的食物。

小野田等人把牛肉做成牛排或烤肉,一头牛可以供四个人吃上好长一段时间。据小野田回忆,不知道是不是牛肉热量特别高的原因,他吃下去后会一直暖到脚底,稍走一会儿路就满头大汗,头脑发热,不费什么力气就可以一口气爬上树。有时,他们还用锅煮牛肉吃,煮上大约一天半时间可以防止肉腐烂,能够保存一周到十天时间。吃剩的牛肉就保存起来,最初他们按照制作干松鱼(又称鲣节,日本料理中以鲣鱼为原料利用醺烘等手段制成的干鱼)的办法处理牛肉,把牛肉切成合适的大小形状,然后慢慢煮,接着用火烘干,最后制成像干松鱼一样的干肉,但是这些肉无论是煮还是烤,咬起来都是硬邦邦的。

此外,小野田等人还会把牛肉做成肉干片:切成薄片,抹上盐,放在太阳下晒,这个想法虽然好,但在密林外晒肉干容易被敌人发现。于是他们用四根木头搭起架子,把牛肉串起来放在架子上,然后在下面生火熏烤,这样就得到了美味的熏肉,不过肉质仍然稍硬。他们不断尝试改进,把肉切成不同的厚度和大小,终于找到了最佳的熏制方法:把牛肉切成扑克牌大小,大约2厘米厚,用小火慢慢地熏烤一个晚上,得到半熏制的肉干,表面上看起来像塑料,吃起来有橡胶般的弹性,因为已经蒸发掉一半的水分,也不容易腐烂变质。他们在丛林最深处选择不容易被发现烟火的深夜制作熏肉,每晚三四个小时持续一周,每头牛可以做出大约250片熏肉。

■小野田等人在宰牛和制作肉食时所使用的刀具,包括肢解牛身的蛮刀和剔骨的小刀。在潜伏期间,牛肉成为卢邦岛上残留日本兵最重要的营养来源。

虽然小野田等人的主食是熏牛肉,但也会吃大量的香蕉和椰子,因为这两种食物比起牛肉更容易获得。他们把色泽青涩、尚未成熟的香蕉摘下来,切成圆片,用水把涩味洗掉,然后加入自己榨的椰汁中煮,粘糊糊的味道像红薯,但有涩味的东西都不怎么好吃。此外,鱼虾贝壳等也是小野田等人食谱上的备选项,由此可见,如果不是食物匮乏到万不得已,小野田等人是不会主动吃野味的,而是以常规的食物为主。

■搜寻小野田宽郎的日本搜索队在卢邦岛上捕获的大虾,对于热带雨林中的小野田等人而言,岛上丰富的物产可以为他们提供多种多样的食物。

■日本搜索队队员在展示刚刚捕获的鳗鱼,想来在岛上生活多年的小野田宽郎等人早已吃过这样的美味了。

真相四:偷拿抢夺,不择手段

除了自食其力之外,小野田宽郎等人在卢邦岛上还有很多其它的手段获取食物。陆军中野学校的必修科目“谋略”当中有一门叫“虏获”的课程,简单的说就是“偷盗术”。岛上有许多香蕉种植园,当地居民上山劳作时会带上大米和盐自己煮饭,吃剩的就挂在树枝上然后下山,留着下次再吃。这些粮食虽然不需要“虏获”就能轻易得到,但这里需要一些技巧掩盖偷盗的痕迹,避免暴露行踪。当地人存放的粮食被小野田等人视为“临别纪念品”,但不能随意占有,如果被发现是人为偷盗,也就证明他们还在活动,首先必须慎重地调查“临别纪念品”是什么时候放在那里的。煮饭肯定需要生火,他们就从灰烬的新旧、附近被砍伐树木的干湿程度来推断粮食放置的时间,足迹和粪便也是重要的依据,能够算出几天前被雨淋湿,从而判断安全度,最后再决定要不要实施虏获。如果取走粮食后必须向远处转移以避免遭到搜捕,即使饿着肚子也只能放弃“虏获”。

■菲律宾山林中劳作的当地人有时会留下一些未吃完的粮食作为下次食用,这些食品自然也成为小野田等人“虏获”的对象。

除了以上“自力更生”的途径,小野田等人为了果腹还会采取强盗般的行径。他们有时会全副武装地闯入岛上的民居,以获得生活必需品,并称之为“征用”,其实卢邦岛的当地人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掠夺。小野田等人曾造访一家芒果园中的民宅,用蹩脚的英语和菲律宾土语对房主人说:“你们家贫困,我们不会拿走什么东西,可能因为工作需要借用你们的房子,但不会留宿,明年我们还会再来,到时请准备好咖啡、香烟和火柴等物品。”之后他们每隔一两年都会造访这家民宅,房主人不仅用饭菜招待,还会备好白糖、咖啡、香烟和火柴等生活用品。虽说时间一长双方都已熟悉,但小野田对这些食物依旧非常顾虑,生怕其中掺有毒药。

■卢邦岛上的双层木质民居,小野田等人会不时光顾一些民宅,向主人索取“招待和接济”。

■图为卢邦岛上的农民在旱稻田里忙碌,每年的旱季农忙季节也是小野田等人积极活动的时间,他们会发起“展示日本兵在岛上存在”的“狼烟作战”,放枪赶走菲律宾农民后在稻田里放火焚烧稻谷堆,顺带也会带走一些稻米作为食物。

综上所述,小野田宽郎在菲律宾的30年游击战期间并没有以野味为主食,除非是食物匮乏的困难时刻,否则他不会轻易向岛上的野味开嘴。同时他也不是一位从不生病的“开挂之人”,而是依靠健壮的体格和娴熟的野外生存技巧,最大限度地保持自己的健康和战斗力。时至今日,无论是对于军队还是普通人,小野田宽郎的野外经历依旧具有很大的借鉴和参考价值。

■1995年,回归现代生活的小野田宽郎在巴西他的牧场当中骑马扬鞭,巡视照看牛群。在卢邦岛的30年期间,通过猎取当地人饲养的牛,牛肉一直是他的主食和最重要的能量来源,而不是其它的野味,因此他对牛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以上就是《最后的日军小野田打游击30年 吃遍热带野味不生病?》的详细内容,更多请关注 “一流设计在线”其它相关文章!

  • 相关标签:
  • 本文由一流设计在线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您的尊重!
  • 相关文章

    相关视频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 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我要评论 条评论
  • 专题推荐

    •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

      简介: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

    • 春节好

      简介:春节好春节好春节好春节好春节好春节好春节好春节好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教育活动

      简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教育活动

    • 我们的生活

      简介: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

    • 明天会更好

      简介:明天会更好明天会更好明天会更好明天会更好明天会更好明天会更好明天会更好

    推荐视频教程
    动态分类
    [!--date--]Y-m-d[!--date--]